Dear dear:
 
好像這是你們升上高三以來,第一次寫 momoko 週記給你們,但在心底其實常常想跟你們說些什麼,只是礙於現實的時間限制,最後又吞進肚裡了。如果,對你們而言,時間的緊迫感是由於大學入學考試在即,那麼,對我來說,就是你們終將畢業,而我是否已經把該教的都教給你們了呢?
 
跨出高中校門之後,你們在各自領域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固然會愈形深湛,但是,未來的你們是否能夠活得踏實快樂,似乎還有更多其他的變因;要能達到這個目標,從你成為大學生的那一刻起,就只能靠實際的經歷去換取智慧,而你們是否能挺得過那個過程,提升生命層次,抑或在中途就被打敗,成為負面情緒的終身囚犯?
 
我不知道是否能在你們畢業前,讓你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經歷那些不可知的未來?這是我最深的憂忡,或許,也是壓力吧。
 
不曉得你們還有沒有印象,在倍綸的送別會裡,倍綸說,我在帶班時承受了許多你們無法看到的壓力;說真的,我並不大在乎外界如何評斷我的帶班風格或原則,真正的壓力應該來自於我本身。
 
給你們看這十二集的【極道鮮師】,我的內心很掙扎。剛開始還抱存逃避的態度,不去正視在腦中拉扯的兩套思維,之後在某個星期五的放學後,一位同事跟我談到這個,她問:「這樣好嗎?高三了,應該讓他們學著自習吧。」她的提問,讓我不得不去面對已經埋種多時的自我質疑。
 
老實說,我並沒有十成把握說自己這麼做是正確的,充其量是懷著「即使大考迫在眉睫,基本的人情義理依舊最重要」的信念,促使我必須說服自己相信這麼做是為所當為。我很清楚,在你們當中,有些人根本完全不理睬這部份,如果問我,會不會因而覺得難過,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訴你們:「會!而且,不只一點點!」
 
或許這就是我最羨慕ヤンクミ的地方吧。(哈,不是ヤンクミ有澤田慎愛慕噢~)至少,在是非對錯分明的那些點上,3D的小孩很受教。現實的情形遠比日劇裡的要複雜得多,也更容易教人沮喪。相信你們在觀看過程中對照自身處境時,應該也會有相同的感嘆吧。只是,我總覺得「信念」可以反覆檢驗,卻不能因為現實無法盡如人意就輕言放棄。透過日劇的情節鋪陳,正是提醒我們,並給予我們勇氣在現實環境裡去堅持、去奮戰。
 
所以,該囉唆的,我還是會持續囉唆下去,就算有人因此討厭我、嫌惡我,我不能放棄,我必須相信,因為不希望看到你們非得親嚐苦果才能覺悟,畢竟,不是每一個錯誤都有得到原諒的機會;學校生活看似束縛多多,實際上給予的包容卻遠遠超乎你們現在的認知。真正聰明的人,應該是透過對外在事件的省思或戲劇電影的內涵就有辦法學習到精髓,並且化為實踐的行動,而不致誤將「不後悔」等同於「不反省」。對於已經發生的事確實沒什麼好後悔的,因為於事無補,但這不表示反省是多餘的,更不表示認錯是可笑的。我祈禱,我們都有勇氣面對自己真實醜陋的那一面。
 
在旁人眼中的劣等生,ヤンクミ願意付出真心去了解他們,於是她發現了他們值得疼惜的那一面,你們可以做到嗎──對於原先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人,你們願意敞開心胸,給對方也給自己一個機會?或者,依舊像長不大的小孩,對世界的區分只有「同道中人」與「非我族類」?
 
クマ對於父親的惡劣態度使他在痛失父親之後的自責不已,你們是否真的意識到必須活在當下,尤其對於親愛的家人、朋友、伴侶要及時表示自己的真心,不因自己的層層顧慮,或是害怕看到自己的笨拙,而有所偽裝,甚至傷害到對方?或者,還是將自己禁錮在起落不定的心情裡?
 
當我們感動於劇情發展,同時為現實問題之困難猶勝一籌而嘆息……那麼,然後咧?我想,對於【極道鮮師】這齣戲,也許有些人並沒有太多心得,這我無法強求,但,倘若你們當中的某些人曾為裡頭的故事、角色而笑、而哭,就讓那霎內心的撼動變成豐富真實生命的養份吧。我由衷這麼期盼。
 
在最後的兩集放映完畢後,我其實有些小失落,縱使這部劇集我已經看過好幾次了(都是今年八月以來的事),但跟你們一起觀看的氛圍卻是獨一無二的;「完成」的滿足,向來伴隨著惆悵呀──我想,那是有點近似參加畢業典禮的感受吧。
 
噢,對了,我想問問看:在優良學生競選發表會的當天中午,透過學校廣播,我送了一首歌和幾句話給你們,不曉得有沒有人聽到咧?(唔,我知道那天忙著拉票造勢活動,而且廣播的聲音有些模糊啦←以上,是否自我安慰?)就是【極道鮮師】的主題曲喲。我想,無論如何,它已經成為我們的共同回憶,而且,真的很高興,這是與你們(就是你們)一起創造的。至於,那時隨著歌曲交給你們的字句,請容我拿來作為這篇週記的結尾,這是松本潤(哈)很久以前在某節目裡說的──
 
遇到懸崖就飛,遇到大海就潛水,遇到高山就往上爬,迷路時,不要怕,向前走就找得到屬於你的方向。

你們的大孩子

momoko

2005.10.18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