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過去和未來的夢重逢,在地平線上的盡頭,變成一道美麗的彩虹


Dear dear:
 
今晚之後,我們之間的師生緣份就結束了。
 
或許是因為經歷了好幾次的道別,感傷已經用「分期付款」的方式逐漸償清了,所以,雖然今晚是畢業典禮,我卻沒有太多想哭的情緒,即便是真的流淚,多少也是為了要滿足妳們希望看我掉眼淚的期待。
 
告別的話早說過了;想交待的事,卻怎麼也交待不完。
 
然而,無論我再如何叨叨絮絮,終究只是一個倚老賣老的「學姊」經驗談,許多生命的課題非得要你們親身去歷練了,才有辦法成為獨屬個人的留痕。如果,你們覺得高中三年的風景裡有任何畢生難以磨滅的瑰麗,那也是因為主角是你們,你們確實努力地、認真地完成了那一筆筆的線條、一片片的色彩,學校和老師給予的僅僅是機會而已;雖然這些機會當中不乏你們是無法選擇、非得去試的。
 
可是,離開高中校園之後,不管你們喜愛與否的各種機會,再沒有誰會特意端到你們面前,再沒有了。這些機會,如果想要得到,你們必須去思考、去尋找、去創造,甚至去乞討。當然,離開高中校園之後,有更大的自由去選擇經歷什麼,沒有什麼選擇是絕對的好或不好,只要你們確定站在生命終點回顧時不會有任何後悔及不甘。
 
生命只有一次,年輕只有一次,十八歲與八十歲的一年其實長度並不相等,除非心態上可以永遠保持活力。
 
即使舞步笨拙,也別當壁花;即使聲音乾啞,還是可以手拍節奏。在品啜第一口紅酒的時候,別急著吞嚥,就好像第一次親吻,要記得閉上雙眼,細細感受。
 
以上,都是些錦上添花的叮嚀。真正基礎的期待,早在過去三年裡都跟你們說了。在我從小到大聽聞的校訓中,且剽竊最得我心的,來做為整理吧。「誠愛熱,正大光明」──真誠、熱情與愛,還有坦盪磊落的胸懷。無論未來就讀哪所大學,未來的薪水是幾位數,身邊伴侶的性別為何,我都認為這些應該是長存心底的標誌,值得努力邁進的方向。
 
再多不捨,終究必須放手,再多擔憂,仍然必須相信:讓你們跌跌撞撞地去闖,也好過永遠依仗長輩的攙扶才能跨步。
 
對不起,好像應該感性一點的,可最後還是流於師長訓誡的口吻。果然,說的還是沒有唱的好聽,哈。這兩天老是浮現心頭的,是這首女聲二重唱,很抱歉無法一人分飾兩者,所以,你們今晚聽到的版本被我唱得單薄了,心意卻絕對沒有縮水噢。
 
在唱了歌的今晚之後,我卸下了導師的身份,希望咱們朋友的緣份變得純粹了之後,可以繼續下去,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你們的大孩子
                         momoko
 
 

  
【往天涯的盡頭單飛】
 
詞:鄭華娟,王新蓮 曲:區新明 唱:鄭華娟,王新蓮 
  
行裝已經收好 心情好不好 已不再重要
終究要展翅昂首 往天涯的盡頭單飛
 
狂風把眼淚  慢慢的吹乾 有一點孤單
終究要離開你  往陌生的山頭飛去
 
就這樣 努力的飛 就這樣 努力的飛
滿心冷冷的風 滿心不斷的感動
 
守候是為了重逢  過去和未來的夢
在地平線上的盡頭 變成一道美麗的彩虹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