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停下腳步的不是「絕望」,而是「自我放棄」;促使人繼續前進的,不是「希望」,而是「意志」。
 
From 《Arms》


 
在大阪的最後兩晚,我終於有機會可以使用網路,在尋找氣象資訊之後,我立刻跑到敝本班的奇摩家族,想看看有沒有關於指考成績的消息。結果只看到了大考中心公佈的五標;想來只能在回國後才能知道比較確切的情況了。
 
事實上,在出國前,我就已經在家族上跟他們告知回國隔天會到學校去,如果想找我聊聊的,就儘管出現吧!
 
一早直進教務處請討全班的成績單,在小朋友們的幫忙下,完成了加總的工作,整體的狀況不是很理想。說實話,我的心情有些沉。
 
低氣壓盤旋的理由是複雜的。主要是因為想到小朋友們必然比誰都來得難過,很捨不得看到他們傷心沮喪。再者,是自我反省與重新質疑吧。
 
昨天剛到家,就收到一位小朋友寄來的電子郵件,讀信之後,我很仔細地思考可以怎麼回應。面對認真努力卻沒有等值結果的小朋友,我實在說不出「沒關係,看開點」這樣的話,因為,如果換作是我,我根本沒辦法如此坦然豁達啊!
 
「不甘心?那就繼續不甘心下去吧。我甚至希望將來你進了大學之後,不要太快就甘心了。」於是,在午后的辦公室,我這麼對他說。
 
困惑、錯愕、沮喪、憤恨,甚至是自我懷疑,我想都是很正常的反應,也絕非一時半刻就可以消弭的。誰都沒有辦法以數據分析,究竟成績結果的好壞有多少是人為控制、有多少又是老天注定,但在無法改變過去的事實基礎上,還能夠做些什麼?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方法了。
 
大學不是終點,也無法保證未來的就業,重點還是在個人的態度--雖然我知道這樣一句話實在沒有什麼安慰作用,但這是我真心相信的。很多時候,現在的挫折是為了日後的奮起,如果不甘心,就付諸行動去爭取未來吧。重考也好、轉系也好、轉學考也好,確實沒有哪條路是簡單的,但如果真的不甘心,總會願意嘗試闖闖看的,是麼?
 
很希望他們擁有這樣的豪氣,要不然,就是具備無入而不自得的豁達。不是自我放棄,而是在承認現實的前提下,認真走一條前所未想的道路。
 
當然,反躬自省,我也不免自問:是不是我的教學觀念太過理想化了。必須承認,怎麼看待這群學生與我自己的高中記憶有莫大關聯,所以,我總覺得除了課內事之外,積極探索世界及尋求創造經驗的機會是很重要的,這樣的想法沒錯,但做法是否正確呢?或許是捨不得他們傷心,而遺憾自己沒有辦法給予什麼實質幫助吧。
 
嗯,好了,不管是小朋友們還是我自己,都該向著明天而邁進才對。Fighto,OH~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