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的目標,不是在成績考核,每個學生的本身就是目的。

☉ 明白「生命的有限與必死」,才會知道如何過這一輩子。
  對於死亡的認知,是影響我們如何面對人生的關鍵。

☉ 「咀嚼」生命。

☉ 我有立場,但態度是公正的。


◇◇◇◇◇



這是我第三次參加台北市教育局舉辦的生命教育研習。根據前兩次參加這個研習的經驗,深覺收穫豐富,且主題雖有相關,但內涵往往不同,所以不致有聽人重彈舊調的乏味感。


然而,在參加研習後,我卻發現結果跟過去感受很不同,以前總是滿滿幾溢,這回卻是空空如也。並不是我覺得參加研習徒然蹉跎時光,而是因為在研習中所聽所感,讓我卸除了不少屯在心底、過度樂觀的認知。

 
講者是還自花蓮慈濟的謝錦貴師兄。

 
這位阿貴師兄自承,他從台大法律系畢業後,旋即有一份年薪 10∼20 萬美金的工作,然而,在這同時,他卻時常覺得內心少了一點什麼。在偶然的情況下,在電視裡見到證嚴法師談到慈濟進行的人道救援工作,豁然開朗,於是展開和嚴父兩年的溝通。在父親逝世後,他立刻到慈濟應徵工作,卻遭到拒絕,因為慈濟認為他的外語能力不夠好……後來,他再度扣關,才得以加入慈濟。

 
阿貴師兄分享了許多國際賑災的經驗,還有當地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故事,鏗鏘有力的用字、極富情感的語鋒,彷彿將遠方的悶雷化為在我耳畔轟轟然的巨響。

 
對於台灣以外的地方發生戰爭災難,我們並非全然無知,隨時要在腦海中喚出非洲飢童的影像應該也非難事,但是心懷同情是一回事,以行動表示又是另回事。對我們來說,那確實值得關心,但總沒有明天的工作(或考試、或任何事)來得緊急,於是,這一切總像是板凳球員,必須等待契機才有上場機會;我們未曾遺忘這些苦難,只是太過輕易地將它放回記憶的暫存檔裡。


阿貴師兄說,在他做決定以後,實際參與這些救援工作,實際看到什麼是水災、旱災與飢荒,每天每天,他都覺得來不及,因為生命的逝去真的超乎我們想像地簡單。平均每 3.6 秒,我們就失去一位孩子。是的,當你看完這篇日記時,可能已經有好幾位孩子斷了呼息、沒了心跳。

 
來不及,真的來不及。我們以為重要但不緊急的事,其實暗地裡正遭受無情的催逼,而背後推手就是我們的不經心。舉例來說,天災常是氣候變異的結果,問題是,近年來巨大的氣候變異是怎麼造成的。就拿台灣來看,這兩年動不動就在破各種紀錄,高溫的、低溫的……氣候慢慢出現兩極化的情形;這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而是普遍發生在全球,對那些原本生活條件就不佳的地方無疑是更沉重的打擊,許多災情就是這樣來的。

 
大家都知道環保的重要,但每天的生活瑣事推著時間向前,之於大多數的人,環保是偶爾想到才召喚的後宮佳麗之一;和關心世界其他角落的災難是類似的:我們未曾遺忘,只是太過輕易就將它放回記憶的暫存檔裡。

 
在這場講座的最後幾分鐘,阿貴師兄帶來公視「預知世紀災難」的錄影帶,約莫看了裡頭的幾分鐘,科學家就目前全球暖化的速度來預言 2013∼2018 會發生在地球的種種氣候災難,以及隨即引發的國際社會危機。

 
當然,即便那是科學家的推估,也不表示絕對會發生,但是如果繼續以過去那種「重要但不緊急」的態度來面對,我想就算年代的數字不盡然符合,但終究我們在劫難逃,屆時,恐怕當真是無所遁於天地之間,因為大自然的怒吼將震動地球每個角落。

 
從環保工作到國際救援,每每提及兒童是最可憐也是最容易逝去的生命,我就覺得難過。或許是那震懾太大,竟讓我中午休息時間面對便當時還想掉淚,而且,用餐時連一點殘餘的雜渣都不敢剩下,甚至在用完餐後,仍覺得血液沸動,無法待在會場,索性到校園裡遊逛了起來。我知道,必須藉不斷不斷地走動,才能轉化這些因為觸著心底情感而滿溢的能量。

 
我檢討自己,很認真、很認真地。我很清楚,並不是每個人都要拋家投入國際救援工作才能表示自己對這些議題關心,然而,以我目前所處的境地,我真的盡了力嗎?我也明白,自己還算有愛心,但在能力許可的範圍內,我是否可以做得更多?

 
我問我自己,而慚愧,漫天漫地向我襲來。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決定之後開始吃素。

 
這與宗教無關。事實上,以「殺生」的觀點來看吃素這件事實在無法說服我,因為與動物相比,植物也是生命,沒道理遭受不公平對待。對我來說,我希望可以藉由三餐隨時提醒自己--關懷世界需要更強的實踐力,保護地球環境更是刻不容緩的緊急事。

 
我知道時間是殘酷的,此刻的感觸再深,倘若不常溫習,一定會漸漸淡去,我也瞭解自己的惰性,當回到日常生活後很可能又慢慢懶散,所以,我將吃素看作一種「儀式」,以便常常將這些重要事放在清楚的意識裡。

 
我不能忘卻,重要的事,往往就在日復一日的漫不經心裡崩壞,最後終於來不及。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