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 Laura 通電話後,決定先上學校的網頁看看狀況,結果,果然如探子傳來的消息,高一班導的名單裡有我。當場,我在電腦前發出一聲慘叫──
 
其實我並不討厭當班導,而且深知擔任這個工作的價值有多高。然而,或許是經驗不足的關係,使我老有力不從心之感,精神耗費實在非常可觀;從某個角度來說,它多少影響了教學專業的成長,我已經長期覺得自己面目可憎了。
 
課餘的時候,其實花很多腦力在思索要怎麼帶班、可以怎麼去實行,這還不包括臨時狀況的處理。有陣子,空堂的時候我很怕待在學校,因為根本無法備課,總有大大小小的瑣事就這樣冒出來,不得不接招。如果是學校丟來的,有時還會牽拖一陣,但如果跟小朋友有關,那就義無反顧、怎麼也得即刻進行了;我想,這跟自身的成長經驗相關,因為覺得像我這樣凡事盡可能自己解決的方式不好,所以我不希望這些小朋友會覺得求助無門,也不希望他們會覺得麻煩別人很內疚。
 
做為一名老師,我常常提醒自己:別把自己想得太偉大了,這是過於傲慢的態度。讓悲觀的人從此樂觀、讓散漫的人從此積極負責?這是連上帝和愛因斯坦都做不到的事,我怎麼可能扭轉乾坤……所以,不能懷抱過多期望。但是,身為老師偏又不能輕易感到失望,必須相信在他們的生命裡自然會去遭遇一些事,重大到足以撞擊他們的生命,使他們願意深刻的思索並找到修正的方向,就像必須相信夢想、相信奇蹟、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那般,讓生命還有往前的動力。
 
這真是一個充滿矛盾、衝突又從不缺乏歡喜的工作。
 
原本只是想暫且休息一下,所以曾經到教務處表明,希望學校可以讓我暫時喘口氣,不過看樣子得硬著頭皮接下來了。(是否太沒用?明明很多同事都能勝任愉快的……)
 
我已經安逸太久,只跟著同一屆小朋友走了三年,都快忘記如何跟全然陌生的小朋友重新認識,所以現在多少會有些惶恐與不安,但……總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對吧?
 
新學年度,要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