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沒有停定的一天。然而,忙碌之中,有些心情還是沒有辦法輕易淡化,想想或許應該記錄一下,就為自己吧;我已經太久沒有好好書寫生活了。

最近的課程進入臺灣近代史,在備課的過程裡,其實得到滿大的享受;這個享受並非指課程內容本身帶來的欣喜,相反地,是沉重帶來思索、沉重的昇華牽引出感動,而思索與感動,使我真真切切地覺察心臟跳動的速度、血液循流的熱度;對我來說,這是莫大的享受。不僅如此,這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也提供了很好的討論素材--什麼是民主、什麼是自由?社會正義與公共危險之間是否存有弔詭?還有許多……

就我個人的認知,總覺得這是高中歷史教育裡非常重要的一環,若缺少了,最多也只能教出有頭腦卻沒肝膽的冷血鬼。於是,除了尋找一些視聽影片來輔助教學外,我另外為任課班安排了「歷史電影院」。

在極度壓縮課時、授課內容卻暴增的情況下,趕課成為恆久的夢魘,看電影這麼奢侈的方式自是不適用,最後只好利用一小時的午休了。這種事當然得求你情我願,所以對學生們,我是這樣宣布的:

1.為維護觀影品質,12:20 準時放映,逾時將不開放進場。

2.本電影院不提供爆米花和飲料,如有用餐或解饞之需求,請自行攜帶外食,並於使用後徹底清潔。經檢查發現留有垃圾或油漬者,將懲以兩天勞動服務。

3.本次活動採自願報名,全程不收任何費用,亦與成績考核無關,純粹是希望能透過影像與故事結合的分享,讓我們一同關懷這片土地,以及這片土地上辛苦走來的人們。

影片是改編自黃春明短篇小說的同名電影-【蘋果的滋味】,時間約 35 分鐘,收錄在【兒子的大玩偶】中。

原本預估某天中午,讓兩個任教班有意願觀影的學生一起觀看。結果當我星期一先問A班時,A班竟然幾乎全班舉手;我再請小老師幫我確認,在昨天放學前給我同樣的訊息,除了四個必須去科展說明的同學之外都要參加。既然如此,我當然樂於成全,想辦法在接近滿檔的行程裡再增加一個中午。

就是今天。

結果,大概來了十位吧。除了某位學生有跑來跟我說她臨時決定不來之外,其他人沒有出現。

我並不介意來的人少,原本就預估這是少數人會參加的活動,但是,對於這種「言而無信」的舉動,老實說,我覺得很受傷。這就好像是約定了卻被無端放鴿子一樣。

事實上,我下午得趕到他校去開一個很重要的協調會,而且,我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到該校也沒有直達的公車。下午在B班的課,就是因為這個理由而調到早上第四節。這個新增加的場次,我知道有點勉強,但星期四中午有另一個活動的會議要舉行、星期五同樣要到外校開會,延到下星期二?抱歉,都早就進入仰韶文化、龍山文化了,再看【蘋果的滋味】未免有些奇怪,所以在他們說要來看電影的時候,我沒有半點猶豫,就豁出去答應了。

當電影放映結束之後,我匆匆收拾,快步離開,先到便利商店買個麵包,在走到公車站牌的一路上迅速解決;在解決民生問題上,我只能當自己是動物,餵食能維持生命機能即可。

下午的協調會,是為了解決國中技藝教育學程開班與報名之間的人數落差問題。現在,為了讓職業取向較明顯的國九學生可以在畢業前先有體驗學習的機會,所以由高職或有職業類科的高中開設技藝班,自願參加的國九學生可以每週半天到該校去學習。然而,總是有些學校、有些職群特別熱門,報名人數遠遠超過開班人數,於是必須舉行這場協調會,看是改分發或是放棄……

在會場上,我看到各國中的老師們好努力、好努力在想辦法,甚至乞討,也看到這些開設技藝班的高職們多麼努力地儘量增加班級和名額,希望可以給這些國中孩子一些機會,有好幾次,我獨自坐在後頭,看著那個景象,感動得幾度紅了眼眶。

因為目前擔任的行政職務,我的確看到有些孩子因為參加技藝教育而重拾信心或是開始擁有學習的熱情,也看到有些孩子已經決定了將來想要發展的方向而願意付出努力;他們在學科表現上,過去往往是屬於低成就的一群。

可是,這些誰看到了呢?

於是,我想起喜孜孜擬著觀影守則的自己,想起可以提供企圖學習更多的部份學生一些機會而覺得熱血沸騰的自己,想起隨意果腹趕場的自己,而後,突然哀傷了起來……我沒有期待學生感激或是「被看到」,但是卻連基本的尊重對待都得不到?

當時,在電影放映結束後,我與參加的學生們簡單地討論了一下,後來有人問我:「老師,妳以後還會辦電影院嗎?」我當場沒有給予什麼明確的回覆,但我想,如果有機會還是會辦吧,因為我還是希望能夠帶他們看一看更大的天空,無論是不是曾經受過傷……

看戲的是傻子,我想,教書的也是。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