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竹子湖一路走到陽明山國家公園 260 總站,腳底板不時發出痠疼的哀嚎,足以與林間鳥的恣肆鳴叫相呼應;儘管返鄉路迢迢,公車沒讓我們等太久,只是難逃罰站的命運,一方面人多,二方面是因為公車乘客裡銀髮族的比例甚高…… 
 
正當公車準備離站時,兩位老人家拄著仗、揮揮手表示要上車,司機很有職業道德地停下車來,耐心等待老人家的步履。然而,頭髮花白的兩位老人家根本不可能搶得到座位,因為無論是不是博愛座,能坐在位置上的幾乎清一色是老人家,這會兒難道要開始自曝歲數,好決定誰有優先入座權?當然不可能。
 
正當買站票的大夥兒,紛紛如摩西仗下的紅海分散,好讓甫上車的九十高齡老奶奶能使用比較容易抓握的扶手桿,旁邊一位同樣是奶奶級的乘客卻讓出了半個座位,並請老奶奶同坐;我看在眼裡,暖在心底。
 
其實,就算原本那位奶奶級的乘客不這麼做,其他乘客也絕對不會投以無言的控訴目光;畢竟以她的年紀,這座位應當可以坐得非常理直氣壯。這位乘客卻做了一個很不一樣的選擇,而且,語氣和神態彷彿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於是,兩位原本完全陌生的老奶奶,就這樣一人一半,共享著午后從陽明山回到臺北市區的路程。
 
我常在想,這才是最教人動容的關懷吧。不在於將「多餘的」施捨給其他人,而是將「現有的」與其他人分享,無論多寡。
 
就像愛心捐款或志工服務,對於絕大多數為生活奮鬥的升斗小民來說,即使沒有參與,也不會招致旁人的指責。可是,我相信,這些行動的「參與」,不是以自身的周遭環境要多美好、經濟狀況要多富裕做為門檻;它們不是富人或生命圓滿的人才有的特權。
 
我相信,只要是真真切切地服膺於「愛」,就一定可以明白:「在現有條件下,盡可能地實踐理想」--這,便是人間最喜樂的慈悲。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