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是一篇舊文,寫於 2003 年 8 月 27 日。
【X-man 2】-在飛機上看完的,比我預期中的好看,但整體略嫌虎頭蛇尾。片中有段對話,看的時候很感動,還倒帶又看了一次,不過據今也有段時間了,可能記得不是很清楚,只有憑印象寫了:
 
夜行客:「在馬戲團外的人,大部份都很怕我。人們對於雙眼看不到的東西向來不相信。」
 
暴風女:「你不憤怒嗎?」
 
夜行客:「不,我憐憫他們。」
 
暴風女思忖了一秒:「我很早就放棄憐憫了,憤怒有助於生存。」
 
夜行客注視著暴風女,溫柔地說:「但,信仰也是。」
 

 
我非常喜歡夜行客這個角色,這個角色戲份不多,長相也挺抱歉的,但心地平和且溫柔。在故事裡,他是個虔誠的教徒,而宗教的確為他帶來了心靈的救贖,否則以他身為變種人(還是一個醜陋的變種人),要如何沒有怨懟地生存在這個世界?
 
在我來看,「信仰有助於生存」並不是非指宗教不可,那應該是一種信念,也是人為自己種下的錨,即使狂風暴雨襲來,仍能在擺蕩中尋得靜定的力量。
 
夜行客從宗教裡找到的信仰,並未帶領他將世界踩在腳下,卻讓他擁有溫柔的眼光,不卑不亢地生活。
 
我不知道信仰究竟是怎麼來的?那是原就蘊在己身、只待機緣啟發,抑或是由外賦予的。但顯然,決定信仰為何,似乎就決定了這輩子的基本調性。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