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和同事聊到仿照大學服務性社團的方式在高中運作的可能性,於是在同事的積極走奔下,敝校成立了「藍十字會」(簡稱:藍十);這是第一屆社員以敝校制服主色調結合「紅十字會」而創造出來的名稱。
 
從第一屆開始,藍十已經發展出固定年度活動時程。寒假在學校舉辦三天營隊,招收鄰近國小的中年級學生;收費相當便宜,一方面回饋社區,二方面給藍十實際操作的經驗。暑假則開拔到偏遠地區,免費讓當地小學生參加營隊,落實愛心與服務之精神。
 
由於去年寒假以哈利波特為主題的「魔法學校」生活探索營大受好評,今年報名參加激增到將近140人,超過去年的三倍,甚至還有小朋友遠從桃園來參加;在這種情形下,社團指導老師找了幾位同事一起幫忙,我是其中之一。
 
這次的移地訓練,主要是為了將營隊裡比較大型的幾個教案實際演練一次,以進行修改,就這樣,我與藍十相偕前往陽明山的苗圃露營地;或許是老天爺也想好好鍛鍊大家的意志,所以這兩天十度以下低溫的超強寒流剛好來襲,更為這次的寒訓增添難度。
 
上次進入苗圃露營中心,應該是我小學高年級的時候吧;當年和班上三名同學一同報名參加夏令營,因此,藍十這次的寒訓,對我來說,還頗有懷舊的感覺呢。
 
整個寒訓非常正式,所有社員按照營隊進行時的狀況分成十二小隊,值星官的兇狠也沒打折,當然還必須跟著喊一些口號。譬如:用餐前,值星官問:「什麼是愛?」底下所有人都得大聲回應:「愛,就是把飯吃光光。」
 


必須坦承,即便是參加這次的寒訓,對於藍十,我還沒有建立歸屬感,也不清楚該怎麼定義自己的存在,所以常常在過程裡覺得尷尬或不知所措;尤其,幹部和活動主要負責人都是高二學生,他們和我在學校實在未曾有過交集。不知該算檻內或檻外就會產生困惑及心慌,是我無法袪除了性格底質,只有努力掩藏了。
 
其實,要規劃一個營隊是非常辛苦的──由於不以營收為目的,所以價格真的超便宜,三天才 1500 元,包含營服、三天的午餐和點心及一天晚餐,而且服務營隊的藍十社員還得繳錢,至於其他就必須靠社團指導老師拉贊助、想辦法。(暑假的話會更吃緊,因為不向參加的阿美族小朋友收費,全體卻得遠征到花蓮縣豐濱鄉)。
 
除此之外,三天的活動與課程設計都是由高二帶著高一自行完成;除了要確認這些課程的設計有其意義之外,還得兼顧趣味,另外在人數如此龐大的情況下,常常兵分兩路、三路來進行課程,要如何控管時間才不會致使整個行程延宕。另外,第二天的晚上是邀請家長來參加的晚會,表演節目也得事先練習,免得精采不足;更不用提背後必須設計、製作的服裝及大小道具了,全都由約七十五位的社員自己來。
 
當然,做為高中生,他們的時間並不如大學生多,也無法自由運用,這些籌備工作在上學期後半就開始進行,但畢竟還得闖過學校的期末考,闖不過的則要接下來闖補考大關。為此,儘管每個教案都有再修改的需要(有的甚至必須另謀新計),但這些藍十社員們的努力和目前達到的結果,已經教我佩服萬分了。
 
也是到這個時候,才發現過去自己參加營隊的經驗──無論是年紀小時當學員或高中以後做為策劃者──發揮了些許作用;絕大多數的活動設計都在我的既有認識之內,至於其他,也還能憑藉一點概念和想法給少許建議。感謝,我不是以無用者的姿態杵在這裡。
 
入夜之後的陽明山,溫度很低。藍十為所有參與者準備了暖暖包,人手一只,試圖搓出些暖意。晚間野炊,是意料之外的大難題。由於提供的材料是原子炭,絕竅與使用一般煤炭不大相同,所以大夥兒搞了老半天也不見效,最後只好請負責管理園區的工作人員來幫忙;這下子,速度才快了起來。問題是,這種無法自由控制火候大小的烹煮方式,使得好幾鍋飯都因為底部焦黑而全部報銷,能夠拿來塞填胃囊的,就剩下其他食材啦。
 


事實上,在這之前,已經預想可能會出現這種情形了。下午在跑RPG教案時,社導和我前往鄰近的陽明山遊客中心販賣部搬了零食和礦泉水,所幸販賣部阿姨好心借了推車,否則還不曉得怎麼扛回來哩。真的發生了這種情況,為了怕那些「乾糧」無法滿足這麼多正值發育期的高中生,所以又跑去找園區管理員洽詢是否能夠臨時加訂消夜,好險,答案是OK。
 
營火晚會其實就是在跑第二天晚會的流程,只不過,正式是在室內,而現在呢,則是在闃黑空曠的營火場,雖然皎月如盤,可無法帶來任何熱暖啊。結束在〈第一支舞〉幾乎是藍十舉辦晚會的慣例,當初和 Catherine 一齊參與創社社員的暑期幹訓時也是這樣,剛聽到時覺得很詫異,因為〈第一支舞〉幾乎可說是我們高一的班舞,雖然我就讀的是女校;此外,在高一暑期赴美遊學時,我們常在深夜遊逛大學校園,突然興致來了,就停下腳步、放肆地在路中央跳這支舞。是夜,我在旁邊幫他們操作播放音樂的電腦,遠遠望著圍著營火的男男女女,就好像在回顧屬於自己的青春回憶。(笑)
 
感謝店家特別為素食者準備了熱熱的紅豆湯作為消夜,熱量來源很重要,否則真不知怎麼抵擋半夜的寒冷。事實上,當感性時間結束了之後,掛著病號的我已經體力不支,無法和這群活力旺盛的高中生一起夜遊、聊天、玩撲克牌。鑽進帳篷,摸黑地打開睡袋後,整個人窩了進去,連腦袋都埋藏其間;雖然很快進入夢鄉,不過睡到下半夜還是因為溫度太低而不斷打哆唆……
 
隔天繼續跑流,很明顯地看出大家精神不濟、呵欠連連,儘管如此,所有人還是勉力支撐著,因為大家都清楚已經完全沒有時間可以揮霍耽擱了。
 


這次的生活探索營,以「希臘神話」做為主題。總體來說,在全部的活動設計裡,我最愛的兩個,都是過去不曾玩過的新鮮貨。一是將電腦遊戲現實化的RPG,各小隊必須要去找希臘眾神詢問線索、購買或交換物品……等,在進行的過程中,各小隊的歷程不可能相同;這種複雜多變的遊戲,可以玩上四小時都結束不了呢,當然也是體力和意志力的一大挑戰。另一個則是在「大力士的考驗」裡面的分組競賽遊戲,叫「接球不能動」;有點類似手球;雙方設有球門和禁區,拿到球之後必須停步,只能用傳接的方式推進,最後必須在禁區之外射球,而防守者不可以碰到對方球員的身體,否則即算犯規。看示範組在大家面前進行演練,進行的節奏非常快,還有假動作和妙傳,刺激極了!
 
第二天的午餐過後,即是自由時間。先跟眾人一同觀看幾位高二男生以割內臟為賭注的「玩命大老二」,這幾位男生都是耍寶高手,所以氣氛炒得很 High。但隨後,我還是按捺不住晴麗冬陽的召喚,獨自前往陽明山國家公園。這種類似「蹺課」的行動特別充滿樂趣呢。
 

由於時間有限,我不敢走遠,所以只在第二停車場附近溜躂;該區域主要以茶花和杜鵑為主,茶花已有許多綻在枝頭,而杜鵑就多半尚在沉睡了。四周空蕩蕩的,不曉得是否因為非國定假日的緣故,或是遊客都集中在前山公園?我喜歡眼下這種靜謐清閒,卻又不免有些緊張;這種情境,如果臨時出現什麼恐怖意外,只怕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啊。
 
回程時意外發現旁邊有個入口,上面刻著大大的三個字「水濂洞」,讓我雙眼登時一亮。到現在,我還記得小學參加夏令營時,這裡就是夜遊行經的路徑。基於緬懷而時的心態,我闖將進去,快步略遊。山櫻花的緋紅,已經點綴林間了,一口氣盡收眼底,雖不到「數大就是美」的境界,倒也讓心情大快。幾位老先生、老太太圍著石桌正在打四色牌,想到不遠處剛剛也在「聚賭」的高中生們,我不禁莞爾一笑哪。
 
返回苗圃中心後,接著就是拔拆帳篷了。做起「破壞」這檔事,自然每個人都玩得暢快淋漓,不過痛苦的在後面──如何將帳篷折疊好「灌進」裝袋裡。我們這一帳,所有人都投進來一齊擠啊、塞啊,到後來簡直是使用蠻力的手段才將它擺平。由於我們是動作最快的,因此,後來都用「看熱鬧」的心態來看其他各帳如何收拾;對於不熟悉的人來說,真的沒想像中的簡單。
 
搭公車返抵學校後,我決定坐計程車回家,因為痛快地梳洗之後,立刻要跟大學好友們碰面,然後……驅車上陽明山。咱們計劃在我爹娘的華崗小套房窩一晚,隔天呢,前往宜蘭來個三天兩夜的旅遊。
 
 
 
※ 永不失傳的〈第一支舞〉,出自專輯【無怨的青春】。
 
  詞曲:葉佳修/演唱:周秉鈞、楊海薇
 
  口白:故事的開始,是在大一,第一次參加的舞會。
   
  帶著笑容你走向我   作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只覺雙腳在發抖
  音樂悠揚人婆娑    我卻只覺得臉兒紅透
  隨著不段加快的心跳  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
   
  鼓起勇氣低下頭    卻不敢對妳說
  曾經見過的女孩中   妳是最美的一個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妳的手  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    妳是最美的一個(唯一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ko7181 的頭像
momoko7181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bs0712
  • 第一次看momoko的網誌<br />
    就有一種感動的感覺<br />
    雖然沒看到夢不落<br />
    但是<br />
    好像看到藍十的誕生歷史<br />
    第一支舞也讓我想起夢不落時<br />
    漏夜學舞的回憶<br />
    我一定要常來逛逛<br />
  • momoko
  • 恩恩:<br />
     <br />
    新年快樂喲!<br />
    哈~當時很認真地寫了日記,<br />
    後來想說沒有貼上網誌,<br />
    才選在一年後讓它現世,<br />
    也算是種緬懷啦!<br />
     <br />
    歡迎妳常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