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崇一個人 推薦一本書(2007年9月24日,中國時報)
 
作者◎朱敬一(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薩克斯(Jeffrey Sachs)教授是經濟學界的傳奇人物。薩氏當年在哈佛大學經濟系任教時,年僅廿八歲就獲得該校正教授長聘,打破原本經濟系費爾斯坦(Martin Feldstein)所保持的紀錄,堪稱學界奇蹟。不過,我向來不喜歡這一類的「速度」紀錄。數十年人生早一天晚一天拿博士、或是早一天晚一天當上什麼職位或名銜,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我推崇薩克斯這位傳奇人物,卻是因為別的原因。
  
在經濟學的專業中,「經濟發展」一向是比較冷門的領域。它之所以冷門,是因為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通常牽涉到太多太多的面向,政治、文化、歷史、人口、教育等都與經濟活動息息相關,因此各國經濟發展很難找到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模式。於是,若干學者對印度經濟瞭若指掌,但卻對智利一竅不通;也許有人是中國經濟專家,卻對非洲國家的情形完全不進入狀況。經濟學界當然不乏「特定地區」經濟發展的權威,卻始終沒有人能夠貫穿融會眾多國家經濟,提出綜觀性的發展理論。以我所知,能夠達到圓融貫通各國發展的,學界僅薩克斯教授一人而已。
 
經濟發展學門較難深入探索的另一個原因,則與經濟學的訓練有關。在當今專業化的學門訓練趨勢下,絕大多數的經濟學者都是執一而精,或是專攻貨幣金融、或是熟悉家庭人口、或則投入國際貿易與城鄉移動。這些學者也許能對若干開發中國家的單一主題侃侃而談,但若是問他們某個國家經濟發展的整體性問題,她們往往就答不上來了。依我所知,學界唯一的例外,又是薩克斯教授。他懂金融、懂貿易、懂通膨、懂人口、懂非洲愛滋瘧疾、也懂各國歷史背景。也虧他如此博學多聞,才敢對不少國家提出經濟發展的建言。
  
讀者去網路查閱薩克斯教授的履歷,就知道我對他的推崇所言不虛。一九八四年,他是玻利維亞經濟發展的顧問;一九八九年,他協助波蘭重建家園;一九九一年,他向莫斯科提出諮議;九○年代初,他深入觀察中國;一九九四年,他幫助印度政府;一九九五年起,他開始關注非洲諸國。全世界各大洲的落後邦國,幾乎都有他的足跡。若問我自己,我有這足跡遍天下的能耐嗎?坦白說,沒有。許多薩氏關懷的國家,都是沒水沒電、暴民事件頻傳、瘧疾普遍、政局不穩、衛生條件極差的地區。如果沒有菩薩心腸般的真誠關懷,我很難想像有幾位生活裕足的老美,願意遠離波士頓的舒適宅邸,經常性地往這些生活困頓的地方去跑。
 
其實大家也都了解,勤跑地方並不必然表示關心地方。許多政客四處遊走,看似無目的地上山下鄉,但終究還是有選票的期待。但是薩克斯卻顯然是一無所求。他既不參選波蘭總統,也不涉足南非政局;他的勤走落後地區,當然就沒有什麼動機置疑的空間。最難能可貴的,就是薩氏對各地的經濟發展難題,都能提出相當詳盡而仔細的建議,從每戶貸款、地區疫苗、學校與老師人數、農具缺少數量、耕作種籽需求、基金管理方式等,都做了詳細的估算。坦白說,這些估算無法構成學術貢獻,卻都需要非常細心的投入才可能做到。同樣一句話:若不是真誠的關懷,又有幾個人能做到這樣投入?
 
薩克斯教授從各國赤貧經濟地區所得到的共通經驗,就是「脫離貧窮往往是需要外力協助的」。在經濟學上,國家自陷於貧窮而無法自拔的狀態,稱為發展陷阱(development trap)。以往,這種陷阱理論始終得不到正統經濟學家的重視,但薩氏卻以簡單的數字證據,向世人說明陷阱之確實存在。其實平心而論,如果人類沒有自陷貧窮的陷阱,則表示各國國內的窮人都可以自行翻身,那麼各國政府又何必課累進稅、提供各種教育補貼、對弱勢者提供社會保險救助呢?既然各國政府都願意對國境內的貧弱伸出援手,如果要堅持對外國的貧弱不予聞問,這不是偏見歧視或本位作祟,又是什麼呢?
 
在過去廿年中,薩克斯為全世界貧窮國家奔走努力的方向概有二端,其一是要求富國免去貧國所積欠之債務,二是要求富國對貧國多提供瘧疾、愛滋等重大疾病的援助。對於豁免債務,薩氏常舉德國為例。他指出一次戰後德國的巨額債務逼出一個希特勒,但二次戰後德國未受債累反而成就了今日民主而穩定的歐洲。薩氏的說法深具說服力,也徹底顛覆了國際貨幣基金會數十年來的僵硬思維,開始對若干國家豁免債務。
 
至於要求各國援助醫療資源,薩氏則與聯合國秘書長、波諾、比爾蓋茲等人同一陣線,四處遊說奔走。薩氏不斷告訴大家,金援亞非洲貧困之醫療經費,對富國而言只是九年一毛,何樂而不為?此外,一個貧富不均的世界,也絕不會是一個和平的世界。富人即使從世局穩定之自利出發,也該為消滅貧窮而盡番心力。這些點點滴滴的遊說努力,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都會成為消滅貧窮的資源與動力。
 
柯林頓總統 2007 年在哈佛大學的演講時提到,人與人之間其實是有 99.9% 的基因是相同的。如果我們強調那千分之一的相異處,當然族群、勞資、左右、統獨都會是勢不兩立的對決。但如果我們珍惜那百分之九十九.九的相同處,就當然會同意薩克斯教授的奉獻與投入。相異相殊、人相我相,其實只是在一念之間。看看薩氏跨越國界、無條件、無前提的關懷,台灣那些在國內拚命撕裂族群的政客,不該羞愧到無地自容嗎?
 
薩氏將其投入各國經濟發展的經驗,寫成《The End of Poverty: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Time》一書,也許不久就會出版中譯版,我認為值得大家去閱讀。閱讀該書,不只是為了分享他經濟發展的觀點,也是為了體驗他民胞物與的情懷。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