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 2007 年 11 月《Cheers》雜誌
 
這部電影是我第一次演電影、第一次出國。
 
當我現在回去看電影,那時朱芷瑩所演的賴秀金卻已經距離我好遠、好遠。
 
拍片時,我們是每一月、每一天都沒有離開那 30、40 年代的感覺,我們在生活中,就是去培養那樣的氛圍。
 
在開拍前一個月,李安把我們戲中6個同學聚在一起打羽球、打乒乓球,做些柔軟體操,還請力宏彈琴伴奏,教我們唱40年代的經典老歌。你看那年代的畫報就呼籲國人要身心健康,五育並重,李安就像是要把我們培養成「德智體群美」兼備的人才,還跟我們一起打羽毛球、唱歌,中氣十足。
 
那時身為「校長」的李安一直盯著我們3個台灣演員的口條。他總說台灣人講話太懶惰,很多咬字不太清楚,所以常幫我們逐一糾正口條。這讓我和高英軒、柯宇綸下戲後,彼此還會警告:「唉,台灣國語。」這種角色功課已落實在我們的生活。
 
這次演完,也讓我覺得「做功課」這回事,很微妙。
 
做功課,是要培養我們的時代感,讓我們了解那個年代的社會觀和價值觀。我們除了有《未央歌》這「課本」,李安還指派每個人不同功課。那時的我,看了不少《星星月亮太陽》、《阮玲玉》等老片,李安另外還給我們一張CD,裡面盡是古典樂和經典老歌,聽著「教我如何不想他」或「天涯歌女」時,你總可以從歌詞中去分析他們對於愛情的想法,那麼地內斂、不露骨,但也因為太婉轉,所以很多遺憾發生。
 
這是我不讓自己離開那個時代的方法,其他演員,他們跟自己工作的方法也不同。像湯唯,她私底下會把我找進房間,希望我們進入角色來聊天。我還沒嘗試過那麼投入的狀態,但她的生活和思想,平常時就在為角色做準備。
 
過去演舞台劇是排練 10 次、100 次,最後決定了,演出才是最後定版。但電影在演出那一刻就要給到最好,這對我來說很陌生,我也不夠有自信在喊 action 時就把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
 
但開拍時,李安總能指導我:哪一句台詞眼神要堅定,哪一個台詞後再放鬆。能教得那麼細,因為他是個很好的表演者。這也是他最神的地方,你看《色戒》裡,每個人都有獨角戲、角色都有層次,但他還是把每個人的關係都拉得那麼緊,這是他縝密的一面。
 


在李安身上學會付出
 
表演結束後,我花了一、兩個月時間才恢復自己的生活。每一次表演你總會有很多心得,我很難去細講這一次我學到了什麼,畢竟學習很無形。但我現在可以感覺到,能先後在兩位導演(賴聲川、李安)身邊學習,看到他們的風範,很寶貴。同樣站在高處,他們看到愈多,卻給出更多。
 
李安這次來台宣傳,給我很大的鼓勵。他是一個很愛演員的導演,很愛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台灣可能年輕過,現在卻失去一個目標、一個模範,但李安給我一個正向支撐,讓我更確認要做的事。
 
曾經,我沒想過我有多少可能;曾經,我給自己的眼界很窄,看到的就是當個很好的舞台劇演員,詮釋好角色,就很滿足。但現在,我會想做到更多,因為我看到他們在那個位置付出更多,對我來說,那是很大的人生方向。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