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大白熊】是一部我非常喜愛的電影,因為藍十在營隊工作天的中午播放,連帶想到可以將過去書寫的心得感想也放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事實上,我曾經利用班週會讓當時的導師班觀看,結果讓我頗為驚奇--原來,我畢竟跟大多數的高中生還是有代溝。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在於,他們居然將之視為「喜劇片」,而且集體發出笑聲的片段常常是我覺得悲哀極了的地方……當然,仍有少數學生可以感受到後面的那層,只是我也不能否認,對於他們的反應,其實有些失望;或許,是當時的我對他們的期待過高了?
 
時光不能倒流,我無從去實驗如果是在他們高三的時候再放映這部電影,是否會有更多人可以剝開那層看似可愛喜感的薄膜,而正視導演並未刻意隱瞞的、殘酷而哀傷的現實?
 
成文於:Oct. 5, 2004

上週四,跑去學者看的。
 
片頭和片末用一段簡短的動畫來呈現,首尾呼應的效果讓情緒張力達於飽和。而「大白熊」這個選擇及設計,本身就具有讓人很想好好擁抱的特質,純潔的色彩、寬厚的胸膛、可愛的長相、類似絨毛娃娃的柔軟觸感,不管年歲多大,抱它一抱都會覺得被撫慰到了吧。
 
你知道的,關於寂寞這回事
 
雖然利用這麼童話的方式來呈現,我還是覺得【擁抱大白熊】內蘊殘酷的現實,這現實的傷人程度甚至遠超乎進場前的預期,教人在離開時幾乎無力回顧。
 
從片名、海報到片頭設計是如此富有童趣,但王小棣要呈現的,絕非一個溫暖的城市童話。相反地,故事的設定是我們絕不會感到意外的『常例』--高薪忙碌而離異的父母、渴望親情卻永遠孤獨的十歲小孩,外加一個寄住兼打工伴讀的高中生表姊。而整部電影情節,就是以這對表姊弟作為核心發展而成的。
 
從兩個孩子身上,透露出來濃濃的寂寞;那絕非因為敏感而產生無病呻吟的傷春悲秋,相反地,他們的寂寞,是根植在生活每個角落終致習以為常的基調。透過與家人間的爭吵,寂寞宣示著它的主宰力量,那些和著淚水的火花,不是因為相互憎恨、彼此厭惡,而是寂寞已將生活鑿出千瘡百孔,它必得有個出口。
 
怎麼會這樣?該是最親愛的家人,竟成了推入寂寞深淵的兇手?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有天地之大、無處遁逃的荒涼感?
 
而更令人哀傷的是,這種情感的需求,似乎只能寄存在一隻絨毛娃娃身上。朋友?不是輕易來、輕易走,就是前一秒堅若金石、後一秒面目全非。能夠永恆的,從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而是寂寞,只有寂寞才是永恆的。
 
當表姊看著櫥窗裡的大白熊,幻想著被柔軟而寬大的絨毛娃娃擁抱,那眼神有多嚮往,寂寞就有多深、多濃、多重。
 


不管,就是無論如何的意思
 
「義無反顧」,這四個字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傳說了,尤其當它放置在疏離的現代社會中;因為所有的愛,都建構在附加條件之上。
 
所以,一個十歲小孩能獲得的親情,是父母百忙之下的零碎時間,是父母不減損自身快樂下的疼與寵。所以,一個高中女生能獲得的親情,是倚靠她為家裡增添收入的價值而定,是仰仗家人對她予取予求且無力抗爭的犧牲而成。
 
無論如何,總有一個人心底最重要的位置為我保留--倘若,這樣的渴望連在家庭裡都尋不著一絲一毫的慰藉,那麼,期待究竟可以寄託在誰身上?
 
無論如何,我愛你。除了櫥窗裡永遠微笑、永遠張開雙臂的大白熊以外,這種「義無反顧」的情感真的存在嗎?在還應該相信童話的年紀,兩個孩子龐大的失落與渺小的祈願相互交織,變成了櫥窗裡的那隻大白熊……
 


擁抱,一輩子的渴望
然而,我不得不說,王小棣的敘述方式並非刻意塑造某種氛圍要人耽溺其間。節奏明快,角色之間的對話--從方式到內容--也是大家極為熟悉、在生活裡隨處可拾的片段,甚至觀影的同時會隨著某些情節、畫面而哈哈笑起。或許,正是這種現實感,讓汩汩滲出的哀傷綿綿不輟,到後來,徹底浸濕了每個觀眾的意識。
 
即使當表姊弟共同擁著大白熊而畫面出現下雪的「特異現象」,似乎昭告懷有希望的 Happy Ending,片末的動畫還是不忘利用大白熊的生命歷程提點觀眾:寂寞與生俱來,孤獨必須承認,這些是生命的本質,不會因為年紀的增長而抹卻,於是,在這同時,擁抱成為一輩子的渴望;片中的十歲小孩和高中女生其實存在每個人的心底,永遠存在。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