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是一場睽違了二十年的演唱會。
 
二十年前,演唱會的兩位主角,對我來說都還只是沒有關係的陌生人;二十年後,因為歌曲與生命的疊合,於是他們成了我記憶裡的一部份。
 
齊豫,與,齊秦。
  

 
即將舉辦這場演唱會的消息一披露,我就立刻萌生了要去現場的念頭。不過,老實說,我對於齊秦的歌曲並不熟悉,除了〈大約在冬季〉吧,其他的頂多是主打歌的旋律聽過。至於齊豫,我沒能趕得及民歌時代,〈橄欖樹〉其實是老師輩的青春記憶,所幸透過並不算遙遠的追溯,我還知道一二。更慶幸的是,齊豫的音樂生命夠久長;後期如【Tears】和【飛鳥與魚】等,都是我大學時代非常喜愛的專輯。
 
先談演唱會的內容。
 
齊豫身穿銀白色華服、站在以天使羽翼為飾的小舞臺上,緩緩從天而降;一首〈Stories〉為演唱會開幕。
 
齊豫的歌聲,空靈而純淨,彷彿透過聆聽便能滌去層層覆蓋的現實塵埃,讓人不得不直視本心,那溫熱卻傷痕累累、美麗也難免扭曲的模樣。不曉得是不是這個緣故,即使齊豫唱出的歌是我不熟悉的,甚至根本是第一次聽到,依然能夠教我打從內底發顫,兼有喜悅以及敬畏;尤其當齊豫演唱李泰祥譜曲的作品,這種內斂又巨大的能量格外明顯,聆聽者縱想轉身逃開,終究寸步難移。在齊豫的聲音裡,你回到你內心裡的伊甸園,我則歸返我記憶中的佛國淨土;它成了一樁絕對私密的、近乎自問自答的對話。
 
從困惑、追尋、流浪、掙扎到平靜,齊豫演唱的作品其實也是她從年輕到現今的生命光景。這幾年,齊豫轉往宗教音樂的領域,她說,「不是我唱佛歌,是佛歌讓我唱。」我有收藏她的這幾張專輯呢。偷偷說,當第一次在房間裡放這張專輯時,為了那一點奇妙感,我忍不住笑了,因為這是從來沒有在這個房間出現過的音樂型態。
 
齊豫如果是來自天堂的清吟,那麼,齊秦便是隸屬人間的狂哮。
 
齊秦,一位以「狼」形象聞名的音樂浪子。以〈九個太陽〉搖滾了整個會場。第二個時段的演出,則是以 Unplugged 的形式,試圖回溯民歌演唱的年代;這時,特別來賓袁惟仁也上台一起表演。由於對齊秦的作品實在不夠熟悉,所以情感方面沒辦法產生很強烈的共鳴,也因此更專注於聆聽他的聲音表現。
 
說句真心話,我個人認為,齊秦本身的聲嗓優於他的音樂作品,不僅如此,也造就了他相當獨特的風格。齊秦的外表和曲風都難免帶了點叛逆、孤獨與滄桑,然而,即使現在已經不再是年輕小夥子,他的歌聲裡仍然有著乾淨的透明感,一種純粹。用這樣的歌聲來打造那款的歌曲及形象,又契合得奇妙,可以說是充滿了矛盾與趣味。
 
演唱會的安可曲安排,可說是別出心裁。齊豫的代表作〈橄欖樹〉和齊秦的代表作〈狼〉綰結重編,雖然在旋律和節奏上多少還是有些違和感,但是在意境方面確實疊合出更進一層的豐富滋味。
 
另外,就是姐弟倆的合唱曲〈藤纏樹〉;這是由張藝謀導演的中國陽朔山水實景舞台劇【印象‧劉三姐】裡的一首歌。在 2005 年和姐妹們同遊時,曾經觀賞過。氣勢恢宏,但終究是「秀」的性質,不大算是戲劇演出,而且觀劇的場地和座位非常不舒適;倒是音樂和歌曲相當好聽,猶記得當時一聽到這首歌時,就忍不住向好友阿清讚嘆:「這聲音好像是齊豫咧……」在行前認真做過功課的阿清立刻告訴我,「本來就是齊豫和齊秦唱的啊。」雖然這首民歌風格的作品講的是男女愛情,但由齊氏姐弟來詮演,聽來就是悅耳動人,兩個聲音織出來的線條流暢而絕麗。
 


〈藤纏樹〉的歌詞如下: 
 
山中只見藤纏樹 世上哪有樹纏藤
青藤若是不纏樹 枉過一春又一春
 
竹子當收你不收 筍子當撿你不撿
繡球當撿你不撿 定留兩手撿憂愁
 
連就連 我倆結交定百年
哪個九十七歲死 奈何橋上等三年
 


再來應該是談演唱會的夢魘了。
 
坐在後方的一位齊秦粉絲大哥,只要是齊秦唱歌,絕對奮力永追隨,同時拉開嗓門兒跟著大聲唱,儼然成為他的個人演唱會。大學好友和我同時回頭怒瞪,但他唯一的回應就是:變本加厲。難道我們的眼神透露出鼓勵他繼續「造業」的訊息嗎?這大概是這場演唱會的最大敗筆了。直到活動結束,還可以看到他以得意洋洋的神色和同伴聊著演唱會內容……
 
這是什麼世界啊?連基本的演唱會禮節都不懂嗎?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有人會說去看音樂劇時,有觀眾將會場當成KTV包廂。其實,我們都能理解,在情緒亢奮的時候難免忍不住跟著哼唱,碰到這種狀況,頂多會心一笑,可這不代表聆聽齊秦演唱的機會被生吞活剝啊!
 
還有,票房實在不是很熱,令人惋惜。不以票房論英雄,齊豫與齊秦的真誠、演唱實力,都讓我覺得這是非常享受的盛宴。楽しかったよ!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