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96學年度開始,大直高中正式參加GLCP計畫(Global Language & Culture Project)。透過這項計畫的實施,讓大直高中的學生不必出國就有機會使用英語和國外學生直接交流。

這項計畫的發起,主要是由於美國有意了解東方文化的年輕一代,不再滿足於閱讀書籍和瀏覽網路資訊的方式,而期待能夠透過遠距連線與東方世界的學生們對話,同時冀望對話的內涵能從語言、生活逐漸深入到文化層次,於是美國方面開始在臺灣臺北、中國北京與上海等地尋求進行合作計畫的中小學。

透過臺北市教育局和資策會的連繫,臺北市目前共有四所國小、三所高中參與GLCP計畫。由雙方各自尋找主題進行探討,並將成果放置於特定的網路平台進行資訊傳遞,最後再透過視訊的方式進行對談。在商請各科領域召集人前往資策會了解狀況之後,便由有意參與計畫的老師自行召募參與的學生、資源中心提供學政行政方面的支援。
 
今年4月下旬,美方負責人Mr. Ron Fortunato來臺,並安排時間到各合作學校了解狀況。在這次機會裡,大直高中有五組高二同學報告研究動機、方法、過程、目前進度等;儘管有英文老師在旁,而對方也有即時中譯人員,仍有部分同學挑戰以英文進行簡報。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這五組同學的探討主題,在英文呈現上都有一定難度--俠文化、歌仔戲、中國服飾、生命禮儀、竹板快書。現場表現雖不敢說完美,但勇氣已足教人佩服了。美方負責人Mr. Ron Fortunato在陳述意見時,最常使用的辭彙有二:excellent 和 impressive,顯然這些學生進行中的工程遠較他們預期的深入。
 
值得一提的是,在長達近一年的時間裡,參與的同學不僅自行安排進度、每週定期討論,還會認真記錄討論過程,遇到有困難或問題時,也主動邀請負責老師參與會議。甚至利用課餘時間,實地勘察(如歌仔戲組利用寒假到宜蘭進行資料蒐集與訪談)或訪談該研究主題的重要學者(如竹板快書組向林文彬先生請益,並相約觀賞竹板快書的實際演出、如俠文化組親訪師大國文系林保淳教授),從決定人選或地點,到聯絡、付諸行動全都自己進行,老師們提供的協助主要是基於安全考量的陪伴。即使因為主題不便進行實地探訪,學生們閱讀相關領域的學術文獻,大大超越了傳統的課內學習,更遠遠超越了參與教師們原先對學生的預期。
 
9月下旬,由歌仔戲組、俠文化組先行上陣,與美國紐澤西州的Pascack Hills High School進行遠距視訊對話。由於雙方時差為12小時,所以選在臺北時間19:30開始,預計1小時結束。對於學生來說,這是非常新鮮的經驗。除了就主題進行Q&A的對答外,還就生活方面有了許多交流,一方面發現兩邊高中生的生活差異(如美方對於臺灣高中生可能在校時間超過10小時感到不可思議),二方面也改變了一些刻板認知(如在臺灣的印象裡,沒有制服的美國高中,校風應是無比自由,實際上卻有禁止學生在校使用手機的規定),三方面還發現了語言學習方式的奇妙巧合(如美國學生以中文唱起「一個兩個三個小朋友……」,臺灣學生則回以英語版“One little Two little Three little Indians……”)。
 
即使不見得有時間餘裕或足夠的經濟條件出國,大直高中的學生卻有機會經由這種方式將視野帶出臺灣,與太平洋另一邊的世界展開接觸。更重要的是,這些參與學生們,從剛開始僅作嘗試的不確定感,到越來越深入後逐漸喜歡自己探討的主題,甚至進行這項工程時,對壓力與快樂並存的體會。或許,真會有那麼幾位學生能夠發現,知識的探尋過程應該是種喜悅;所謂的快樂學習,不是指盡數卸解壓力,而是以好奇為起點,在加深、加廣的過程必然辛苦,卻依然能感受到箇中趣味。就像要能從運動裡感受刺激與暢快淋漓,非得雙方在技術上已琢磨到相當程度,才能享受得到。知識的學習亦然。
 
在大直高中,GLCP計畫不僅讓孩子們向外發現世界,也讓他們向內閱讀了自己。

※GLCP計畫網路平台:http://www.trilliumlearning.com/index.php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
  • 我真的覺得有興趣、有熱情,
    學生就會自己想要去學習,
    也願意付出更多的努力,
    如果過程中還能獲得鼓勵和成就感,
    我相信學生會學習的很快樂。

    我覺得現在的教育真的很奇怪,
    學生都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就一直拼命的要把所有的知識塞給學生,
    這樣不良的影響是可以預期的...

    真的很希望教育是導引,而不是灌輸,
    沒有熱情的學習,真可謂學習乎?
  • 有時候,必須行動與思索同時並進,
    沒有嘗試也就無法確認熱情之所在。
    因此似乎不大可能等待學生真正清楚自己要什麼才開始傳授知識啊。
     
    雖然有現實壓力必須考量,
    但我衷心相信有許多老師都在這麼努力著,
    努力思考如何透過教學傳遞對於學習的熱情。
     
    說句老實話,在這個過程裡,時有鼓舞,但也不乏挫折。
    畢竟主體是學生,選擇權與決定權終究在他們手裡。
     

    momoko7181 於 2009/05/24 23: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