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自小生活在台灣首善之地的台北人,尤應閱讀本文。
 
 

非關正確-弱者的滅頂與強者的生還
 
【中國時報╱胡晴舫】
 
2009.08.21


 
猶太浩劫餘生者普利摩李維在跳樓自殺前寫的最後一本書中提到,許多事後諸葛最愛問從種族滅絕行動奇蹟生還的猶太人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不逃走?甚至,你們為何不反抗?
 
既然知道德軍要來了,幹嘛還死守家園不走?當德國人對你們使用不人道待遇,為何不抵抗?一名熱心的小學生還認真規畫了集中營的逃跑路線,告訴李維他當初絕對有機會脫逃,只要他詳細計畫外加膽大心細。
 
受害者在此彷彿必須要替自己的苦難道歉。他的不幸,純粹因為他能力不足及性格缺憾。言下之意,如果他夠聰明(像我),如果他夠努力(如我),如果他夠勇敢(似我),一切災難就不會降臨他身上。
 
然而,李維冷靜指出,各處紀念碑不斷重複奴隸自行掙脫沉重鎖鏈的意象僅是一種修辭,其實枷鎖必由那些鎖鏈比較輕鬆的同伴們打破。對李維來說,除了文學與電影之外,所有革命從來不是由真實小人物所發起,而是由那些「懂得壓迫但不是親身經歷」的人所領導。自身雖過著特權生活,看出社會制度的不公後願意從他們的優渥環境走出來,是這樣的社會強者才有力氣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早已遭制度壓得奄奄一息的真正弱者。
   
引述李維觀點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把八八水災比作猶太大滅絕,而是思索為何我們社會的強者會在這次水災中缺席。當弱者在滾滾洪水中掙扎求生時,他們照常上街剪髮,去飯店喝粥慶祝父親節,撒嬌自己忙到沒吃早餐。面對輿論口水排山倒海而來,他們雖然鞠躬道歉卻帶著自我犧牲的委屈表情,猶如聖徒上十字架,渾身飄散一股明知世人無知可笑但因他如此深沉大度所以選擇原諒的凜然正氣味。
   
一場惡水,沖毀了村落,沖走了生命,卻也沖出我們社會道德座標的嚴重問題。由我們教育體系所培養出來的菁英,嚴重缺乏同理心,因為社會與家庭向來只告訴他們把書讀好,其他不用管。除非會入考卷,不要讀雜書也不要關心時事。數學考一百分,你就是好學生,其餘管你多愛潛水、種花、熱愛動物還是喜歡陪老人家聊天,只要不能寫上成績單變成學術成就,你的人生就算毫無建樹。
   
為何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沒有理由不。他們從小奮發向學,考第一名,拿獎學金,長輩父母都誇讚他們是天底下最棒的孩子,不像隔壁小胖「不愛讀書,只懂打彈珠」。他們拿了該拿的文憑,考了該考的執照,做了該做的工作,他們都沒做錯。事實上,他們做得太好,今天才爬到這個地位。
   
只培養讀書機器的教育制度最後只能得到一群優秀的機器人。我們的社會獎賞了這群「佼佼者」,賜予金錢、權力與地位,他們當然認為自己一定做對了才值得如此社會報酬。也難怪他們常常流於好辯爭強,自我防衛心重,難以接受自己立場不是唯一的社會選項,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知識只是證明自己有資格往上爬的梯子,而不是提供思索的地板。因此,「我是對的」變成「我必須是對的」。少了探索智性的驅動也乏聽取異議的好奇,只剩下捍衛自身優越的固執,難容異己,更不接受質疑。
   
民主制度讓智者沮喪,因為它賦予天才與白癡同等權力,把學者與屠夫的智慧相等起來,一個台大畢業、哈佛學位、當了總統的人還是得面對一個一無所有卻仍要替一間已經不見了的房子繳電費的民眾,靜靜聽訓。但,民主制度卻讓仁者安慰,因為它令強者必須來到弱者面前,傾聽他的需求。
   
當民主制度多少暫時強制平衡了強者與弱者的社會能量時,我們更應該問,目前教育體系裡還有多少個未來的馬英九、劉兆玄、薛香川甚至陳水扁,什麼時候,我們的強者才會不必親身經歷卻理解弱勢的處境,不用制度強迫也會主動打碎弱者身上的沉重枷鎖。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ngchenk
  • 學姐啊,我這是被物理摧折一段時間後,勉力自深淵中伸出一隻手打的。哈(苦)。

    當我第一次與南部的表哥談到關於課業問題時,我正值國二,他已是勉力自基測深淵中爬出的一隻手。我們聊南北部的教育資源差異、環境分歧...等。他翻翻自己的數學講義幽幽歎道:北部真是資源豐盛啊。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常良性競爭數學程度(優劣隨年齡增長立判啊),他不斷誇許北部的「資優」。而我,每當自己與南部人同肩比行時,總是徬徨得無地自容,自私心自利心自尊心自衛心嫉妒心嬌生慣養在南部人的溫厚純樸之下,無所遁形,只是一點點都足以使人羞愧。台北簡直是一口井,我不過是隻聒噪的青蛙闖入南部浩繁的平原之中。

    當優劣孰分被過分注重時,書外的胸襟與智慧都在哪裡呢?台北這口井,撐了一根號稱與天齊高的101巴比倫塔,星空是否因此得以觀照明朗?報章雜誌、廣告媒體無不指責良心,又有誰倡導良心呢?

    籠應台女士的寶貝安德烈,在看到非洲飢荒的新聞時會關上電視。因為無力改善且忿恨自己的無力無奈,他選擇關下電視。八八水災時,我只能祈禱無殃,還有媒體少罵兩句,咻,馬英九被幹到臭頭,災民照片一張張出爐,除了這些亡羊補牢甚至是馬後炮(馬後屁?),我們還看到些什麼?關下電視。

    我知道安德列為何憤恨無奈。因為慈悲如果沒有過人勇無畏發揚,那就是懦弱自私討顏面的贅飾,他不屑這種贅飾卻又把自己無力伸援和漠不關心的沉默畫上同等的罪惡。顯然他責任感重了些,但台北人是否輕了些?

    我表哥今年上成大。我真希望他可以選填清華,這樣就可以有人教我數學,還有每天陪我談南話北。不過,幸好他沒來台北沾染這些自必自以為是自私自利的風氣,井深危險啊!
  • 學弟:
     
    有這麼可憐嗎?好,那模擬考後拿【X戰記】DVD慰勞你!
     
    城鄉資源不公就像是天生條件不同,
    我想,台北的資源豐富不該成為台北人的原罪,
    而是去思考怎樣才能讓這些外在的優勢得到最好的發揮,
    最好的發揮必須倚靠「人」來進行啊。
     
    雖然這些報導不無「錦上添花」或「雪上加霜」的味道,
    但重點應該仍是我們認為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不必跟著媒體起舞,但透過某些切進去的點可以想一想我們能有什麼力量,
    台灣大部份的人其實很熱情、很善良,
    但對於如何可以透過公民參與來使政治社會經濟結構改變、根本性地來改善問題,
    台灣許多人是沒有概念的(或者說自以為有概念)。
     
    我很愛台北,因為這裡是我的家。
    雖然他不完美,雖然我有常有抱怨,
    雖然我非常非常討厭部分台北人的傲慢心態。
     
    對了,有篇文章和你談的這個有些關聯,
    我覺得他說的很好,每個人在自己的位置上盡力發揮,
    其實就是一種對災區的幫助,
    當然行有餘力可以做些什麼會更好。
    字體太小不是很容易閱讀,建議貼在 WORD 檔上慢慢看吧。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23406432
     

    momoko7181 於 2009/08/27 14: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