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與李登輝先生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當我們無法跳脫「藍 V.S. 綠」、「統 V.S. 獨」的二元思維時,便沒有能力站在高點來進行思索,而處處以「政治陰謀論」來進行解讀,達賴訪台的事件即為例證。我認為的高點,應該是某些可以認同的普世價值與原則,譬如人權……等。
 

阿輝伯的維新之旅
 
【中國時報╱顧爾德】
 
2009.09.07

 
前總統李登輝此次日本行是趟明治維新之旅。四國高知,屬幕府時代的土佐藩,是幕末傳奇人物坂本龍馬的故鄉。而屬於肥後藩的熊本古城,既是歷史名城,更是明治維新英雄西鄉隆盛發動西南戰爭時,要攻打的政府軍目標。惟西鄉率領的薩摩(今九州鹿兒島)軍久攻不下,終於潰敗,西鄉隆盛自殺。
   
明治維新史是段精彩的英雄史,也是落後國家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進行國家建構、發展國力的重要史鑑。李登輝第一場演說時提及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是「大政奉還」、建構新國家的基本綱領,而坂本的英雄色彩更吸引無數後人祟拜:他是日本劍術第一的武士;他偕同新婚妻子的旅行,被視為日本蜜月旅行濫觴;他促成薩長聯盟,也讓原本弱勢的土佐有機會躍上歷史舞台;但是他卻不願參與新政府,而想去航海經商,為日本開創更廣闊的世界;他英年早逝,更讓後人對他多一層浪漫想像。
   
悲劇英雄西鄉隆盛深受後人愛戴,日本政府也承認他的貢獻,追贈正三位官階。左派史家信夫清三郎更認為,西南戰爭是場具有民權性質的戰爭,留下一個西鄉的「正義」將由何人來繼承的問題,影響之後日本自由民權運動發展。
   
從幕末到維新,這些超過一個半世紀前開演的故事,至今還影響著日本人並吸引全世界─以西鄉為原型的電影「末代武士」就是一例。這些不只是嚴肅學術討論的史實,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日本形塑現代國家的建國神話。日本建國精神就靠這些傳奇故事傳承下來,連李登輝演說時也鼓勵日本年輕一代要效法坂本龍馬。
   
用流行語來說,幕末─明治維新英雄故事就是文化創意產業素材。日本通俗史家司馬遼太郎筆下的坂本龍馬、西鄉隆盛,引領無數人重新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歷史大河;NHK從一九六三年開播大河劇來,製作過十一部以幕末為背景的影集,去年《篤姬》收視率創十年新高。明年又要播《坂本龍馬傳》─其實NHK早在四十多年前就曾以司馬遼太郎小說為本拍過《坂本龍馬傳》。
   
除了大河小說、大河劇,日本的漫畫、電玩有太多題材來自幕末這段動盪大時代。日本歷史、國家精神,藉著這些通俗的文化創意產品深入民間、打入人心,甚至還出口進行文化移植。
   
反觀台灣,一談到文化創意產業就想到中國廣大市場,歷史題材彷彿只有「三國」、「楚漢」,鮮少想過從台灣歷史中尋找,創作先感動台灣人,再感動華人、感動全世界的文創產品。這種文創產品怎麼可能有血有肉?這種文創產業更完全未承載歷史文化傳承的功能。
   
以馬總統推崇的蔣渭水為例,紀念他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還在等著警察局搬遷才能開館;有關蔣渭水的介紹,只停留在知識菁英階層的討論,未用有血有肉的故事介紹給庶民階層。日本政府推崇造反的西鄉隆盛;台灣文化官僚卻想破壞景美人權園區,抹滅那些在國民黨威權體制下為台灣民權抗爭的英雄受難事實。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我們真的愧對先人。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