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應該要追溯到我的國三。
 
在還有分A、B段班的年代裡,國三學生加上第八、九節課似乎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當時,我的導師/國文老師總是在某天的最後一節國文課,撥出一半的時間教我們唱校園民歌,那屬於老師的青春。於是,我的國三記憶充滿了歌聲,即使平常的十分鐘下課,時不時就可以在教室角落看到一小群一小群的人圍成圈圈唱著歌。
 
這個記憶,影響了現在成為老師的我。
 
在高一、二都玩得熱烈的社團時間,高三學生必須認份地上第八節課,更何況,那是星期五的下午。別說是學生了,就算是老師,在面臨連續數日的奮鬥後,想要休息、喘口氣的念頭都強烈得很呀。為此,我一直在思考,用什麼方式可以讓小兔崽子們情緒穩定些,對星期五的第八節課沒那麼排斥。
 
最初,我沿用以前的模式,介紹了幾首歌曲,不過,總覺得效果好像不是很好。路不轉人轉,在順水推舟的情況下,我換了個方式來進行──那最後的十分鐘,來個簡單的歌唱表演吧。當然,拿麥克風的不是我,是底下那些小兔崽子輪番上陣。
 
規矩很簡單,這次的表演者有權指定下次的表演者,如果沒有人選,就抽籤決定;果然,這種可以光明正大陷害別人的方式,讓大家都樂得不得了。其實,藉由這個機會,也看到不少小兔崽子的才華──有人唱著朋友譜曲、自己填詞的歌,有人不惜發揮創意來個搞笑表演……還有那種即將畢業卻少有人聽聞過的聲音。上台表演,不是練膽量,不是比高下,只是一次帶給眾人歡樂的經驗。無論時間長短、內容如何,我喜歡他們每一次的演出。
 
這兩次,剛好是音樂演奏高手上台,哇,這下子是連傢伙都亮出來了。先是前任吉他社社長上陣,自彈自唱伍佰【痛哭的人】。刷刷刷的吉他聲,振動我的耳絃,原本的小毛頭,帥氣指數瞬間飆升一百倍;走廊上甚至還有他班學生聞風搬椅而來。這小子時間砸在什麼地方,這下子大夥兒看得可清楚的咧。
 
再來,就是上個星期五了……
 
中籤的小兔崽子彈得一手好琴,於是呢,徵得學校同意後,幾名壯士猛女竟合力將學校活動中心的電子鋼琴抬回了三樓教室。先是一首自彈曲,後一首呢,則有 Lucky 獻唱光良【都是你】。輕柔和緩的鋼琴聲在教室裡漪盪開來,整間教室浸在某種沉定的氛圍裡;我站在前頭,看得見其他四十多位小兔崽子的神情,一群野獸完完全全被馴服了。或許是旋律本身動人吧,聽著聽著,竟惹得我淚腺微熱,心思一下子轉到了「畢業在即」這四個字。在那當下,覺得能夠聽到這位小朋友彈琴真是太好了,再加上 Lucky 注入情感的詮釋,我彷彿是收到了從天而降的禮物一樣幸福滿足。真的,我深深這麼覺得。
 
大學時代排課能不在星期五下午絕不會硬卡這個時間,因為這是即將放假的日子,需要準備一下盛裝赴宴的絕讚心情;然而,在這些小兔崽子的表演中,連我都期待著這個午后的相會,享受在碌碌平日中新添的小樂趣,到現在,隨著它的告終,也微微不捨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