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如果張開雙手,我們能將多大的世界擁入懷中?


先前閱讀同學的網誌,提到最近 BBC 和 CNN 都密集報導蘇丹地區的種族屠殺,以及國際棄之不理的態度;在台灣,卻僅有極少數的媒體注意到了這件事。同學用了擲地有聲的一句問做了結語:「新聞也是一種基本教育,而我們能教給下一代什麼足以做人立世的視界與態度呢?」
  
上個星期四,在社會組某班下課後,有個男生跑來找我,說看到了這則新聞,認為能將之置若罔聞的簡直非人哉,所以詢問我有什麼管道可以略盡棉薄之力,資助當地孤兒或是捐款都好。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推薦了世界展望會
 
紛紛擾擾的下課十分鐘,還來不及讓感動好好地醞釀發酵,就必須應接其他人在學科上的疑難雜症。不過,事後回想,卻仍覺喜悅無限。
 
這名男生,歷史向來讀得呱呱叫,有時還不大聽課呢,但,因為知道他在這方面有才能,所以,我曾經私下塞給他一、兩本歷史學術專書,而他也確實認真讀了。說真的,歷史考試成績好或沒有辜負我的贈書,帶給我的歡喜都不及那匆匆忙忙的一分鐘對談。
 
Laura 曾經說,要教給學生的不應該只有出了校門、考完大考就棄如敝屣的垃圾。這成為我面對工作時的基準思考之一。歷史教育,除了賦予各種能力的訓練之外,做為人文社會學科,我想,更重要的是對世界願意傾注情感的關懷吧;這應該是根柢,若是欠缺此項,則一切學習皆是枉然。
 
在這關頭,就算拿「大考當前」做為不問世事的理由,我想,沒有什麼好苛責的,但也因為這樣,若是還願意分個心思給世界,哪怕只有一些些,都教我為之動容啊。
 
唯有打開視野,才會體認天空有多寬廣,而在這片遼闊之下,個人的憂愁或許就能像陽光照射下的檸檬糖,漸漸融化;即使揮抹不去、痕跡猶存,總是還有個振起的方向吧。
 
 
創作者介紹

Time Serai

momoko718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